飞艇资讯

一战赚了1000亿,他可能是中国藏得最深的大老板了

2021 年 05 月 07 日 08:21 自动搜索者
“我从创业到今天,每时每刻都是拧紧了发条,没有轻松过一天,总是战战兢兢地提醒自己,生怕企业发展有什么变数。每天努力还要努力。”陈雪华在一次访谈中如是说道。
2020年,华友钴业净利润同比猛增874.48%,达到11.65亿元,营收突破200亿元。
初中辍学的陈雪华是如何从一个豆芽小贩,到带领企业成为市值接近千亿的钴业龙头,现在又在进行怎样的布局?
从卖豆芽到自己办厂

“我什么苦都吃过了。”
1961年出生的陈雪华从记事起就一直要吃苦,上学时课间的十分钟都要去割草。即便这样,15岁那年,他还是不得不选择辍学。
陈雪华先是种地干农活,一年后进入到村办水泥工厂,工资微薄,他还要想尽办法赚钱贴补家用。
尝试过各种各样的养殖失败后,陈雪华去做成本更低的豆芽生意。他每天凌晨骑车八九公里,,驮着两大筐豆芽到镇上去卖。为了让豆芽更饱满,每晚上都要起来几次补水。渐渐地,陈雪华的豆芽在市场上形成了口碑,每天都能早早地把货卖完,不耽误八点回村工厂上班。
豆芽一卖就是十年。
1981年,陈雪华被调到了村里新办的化工厂。辗转了许多岗位的他,掌握了许多化工知识,更重要的是,他有了对金属材料行业近距离观察的机会。
当时化工厂主要生产硫酸铜和氧化镍。在销售中,他发现客户经常询问氧化钴产品,相当一部分人对钴的兴趣甚至超过了镍和铜。
这样的情况,让陈雪华看到钴的机会。
1993年,化工厂宣告倒闭,一直有创业想法的陈雪华决定筹资办厂。在多方奔走下,只有几间瓦房,几口大锅的化工厂诞生了。
起初,他还是选择生产氧化镍来维持工厂的正常运转。但如何把小化工厂做大做强?
陈雪华套用的是卖豆芽的经验——不怕吃苦,要做就做最好。
他用六年时间,在氧化镍产业做到了全中国的第一。陈雪华说“当时这个氧化镍,每个月都是一货柜运到美国。”
1999年,镍金属生产已经打开销路,始终研究钴金属的陈雪华察觉到,国际上,锂电池在生产技术上取得了明显突破。当时,以索尼和戴尔为代表的国际电子设备厂商,都开始了锂电池商用尝试。同时,信息时代到来,在移动电子设备的支持上,相比于镍氢电池,更轻便、使用寿命更长的锂电池拥有更丰富的应用空间。
陈雪华判断,锂电池的核心材料钴即将迎来爆发的市场需求。
他决定打造一条钴冶炼生产线。这条生产线,月均生产钴产品5吨,年产60吨。很快,随着锂离子电池材料需求急剧增加,钴产品订单纷至沓来,供不应求。
2002年,原有的厂区已经无法满足生产需求,陈雪华在桐乡开发区办起了华友钴镍材料有限公司,正式地踏入钴金属行业。
钴业龙头

踏足钴产业,最令陈雪华忧虑的就是原料。
中国的钴资源储量非常小,钴矿的纯度又比较低,90%以上的原料都要依靠进口。西方国家早早就在非洲等地的矿山打通了原材料的供应,但是中国企业在当时还没有反应过来。
没有稳定原材料供应,迟早要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成为隐患。
陈雪华迫切地要走出去找原料,2003年,他提出要去钴资丰富的非洲找矿。
更多的人认为没必要去。就算是没有钴矿,彼时华友也把销售额做到了一亿以上。如果执意要去,华友在财务、人力、资金上都有困难要克服。
陈雪华决心让华友成为行业领导者。2003年6月,他带着一个借来的翻译,飞往非洲进行考察。
最初几年,陈雪华每年要在非洲待上八九个月。在克服了语言、环境、气候等种种困难后,他对刚果(金)的钴资源有了全面的了解,也充分地掌握了当地生产贸易的模式与规律。
由于在自然界中,钴主要以铜、镍的伴生资源形式存在,镍钴伴生矿占据了钴50%的储量,铜钴伴生矿占据了44%的储量,而刚果(金)本身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钴生产国和主要铜生产国。
感到时机成熟的陈雪华开始在非洲投资,同时进行了钴、铜、镍等多种金属的生产。
2003年,陈雪华在刚果(金)引入了3.7万吨火法铜冶炼项目。2006年,他又在刚果(金)建立了子公司CDM,布局原料采购网点,从事钴矿原料的收购和加工,以及粗铜、电积铜等产品的生产和销售。CDM从此为公司设立在非洲的主要矿产区建立了钴铜冶炼和开发体系。此后,华友又借势将业务范围拓展至上游矿山开采,2008年起,先后在南非和刚果(金)收购多家矿山公司的控股权。

▲2007年10月1日,CDM公司刚果(金)第一个项目,火法冶炼厂第一期项目建成投产
抓住布局矿山的机会,掌握原材料以后,华友钴业形成包括上游矿山资源、中游金属冶炼、下游新能源材料的一体化产业链,走上了快速扩张的道路。
在钴产品销量上公司牢牢占据国内首席,销量约占国内消费量的41%,全球市场占有率达22%,畅销美欧发达经济体。
此时的华友钴业一方面对外进行钴产品销售,另一面还积极地以自供的钴金属进行三元前驱体所需的硫酸钴加工业务。
2015年1月,华友钴业正式登陆A股,目前市值超八百亿,公司产品已经进入到LG化学、SK、宁德时代、比亚迪等全球头部动力电池的核心产业链。
近年来,华友钴业不但巩固了在资源矿产方面的布局和在钴铜产品领域的竞争优势,并横向地加紧了在锂电产业的扩张,通过在澳大利亚、中国香港等地投资矿业和锂电生产方面的业务,不断实现产品结构的多元化。
在新能源汽车市场增长的当下,以增资、并购和大规模采购完成的稳定的原材料工艺功能保障体系,也让其“矿山-钴铜产品生产加工-三元前驱体-锂电循环”的锂电产业链得以占据行业优势地位。
陈雪华当年远赴非洲“淘金”的决定,让当今中国锂电材料龙头华友钴业有了腾飞的基础。
业务新布局

未来全球新能源产业动向和华友钴业发展布局值得给予同样的重视。
首先是行业动向,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市场变化往往能直观地反映在华友钴业的业绩表现上。
2019年,国内新能源汽车销售进入调整期,钴金属价格大降,华友钴业总营收188.53亿,其中钴产品收入56.8亿占总营收的比重为31%,公司净利润同比下滑92%。
2020年2月,全球新能源车龙头特斯拉宁德时代商讨在中国工厂使用无钴电池的事宜,华友钴业随即跌停。
就目前情况而言,一方面无钴电池的生产目前还不能大幅降低生产成本,钴产品依旧会是公司收入占较大的核心业务;另一方面,国内新能源的发展以及新能源汽车销量、保有量的上升,对钴产品的需求量依然有提高的空间。
2020年,公司营收211.87亿元,同比增长12.38%;净利润11.65亿元,同比874.48%,钴业务盈利能力提升明显,毛利率达21.1%,消费级新能源市场依然利好于华友钴业主营业务的发展。
陈雪华对华友业务布局的调整,也在盈利能力上有所体现。
在金属生产上,华友钴业扩大了铜产品的生产规模。2019年底,华友钴业在非洲鲁库尼3万吨的电积铜项目正式投产。2020年,铜价大幅上涨,铜产品为华友钴业贡献了主要利润,全年营收30.14亿元,同比提升14.5%,毛利率达45%。
当前,全球经济活动复苏,相关金属市场需求仍在明显上涨。特别是2021年以来,铜价格持续走高,突破9000美元/吨,暴涨至十年来的高点。
原材料价格走高,将推高华友钴业盈利预期,对掌握一体化产业链的华友钴业也有着实质性业绩利好。
同时,三元前驱体业务方面,华友钴业在锂电产业链上的业务扩展,正在收获成效。
由于在电动汽车和储能系统电池的应用,陈雪华近年来尤其重视三元前驱体业务,试图实现从钴产业链拓展为钴、镍原材料、三元前驱体和正极材料的全产业链一体化业务布局。
2018年,与全球电池龙头LG等公司合资布局三元前驱体和正极材料业务。
2020年底5.5万吨自营三元前驱体产能投产,浦华、乐友项目2020年下半年完成认证并进入量产阶段,华浦项目部分产线于2021年一季度开始批量生产,华金项目2021年上半年完成认证,全年三元前驱体有效产能预计将超过7万吨。
业绩表现上,华友钴业三元前驱体业务营收从2016年的1.34亿元提升到2020年的25.32亿元,实现大幅飞跃。

▲图源:同花顺iFinD
陈雪华也在不断完善镍资源布局,在建镍项目包括4.5万吨高冰镍项目、印尼6万吨镍金属湿法冶炼项目、衢州3万金属吨电池级硫酸镍项目,这些项目建成后将提升公司硫酸镍产能及镍原料自给率,进一步释放下游前驱体产能。
从正在膨胀的市场,到伴生的铜钴镍价格趋势,再到陈雪华对华友钴业全产业链一体化布局,未来相关产能持续扩大,经营和业绩水平不断提升。也许未来,越来越多的投资者会发现其价值所在。

岭南会旗下新公众号——岭创财经。这里我将分享一些自己的原创投资感悟,并推荐一些回报几十倍的投资标的。关注岭南会的粉丝,务必点击下方公众号名片关注!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